• 温州市中心医院医疗集团由温州市中心医院、温州市肿瘤医院、

    温州市第六人民医院、温州市医药科学研究所等组成

媒体报道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动态>媒体报道
好医生专访 | 陈伟军:揪出打鼾病因的高手
作者:温州晚报 胡海珍  来源:本站  浏览次数:1505  发布时间:2017-11-09  字号:

  记者见到温州市中心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陈伟军时,他刚刚从永嘉县人民医院赶回来。从前年开始,每逢周一,他都会去永嘉县人民医院坐诊以及手术。永嘉当地的病人都在说:来了一个大医院的专家,是专门看打呼噜的,技术很好。就回市区的路上,他又接到了不少病人的电话,说一定要让他看一看,不然没法安睡了。

IMG_6628_副本.jpg

医师简介

陈伟军,副主任医师、医学硕士,中国医师学会睡眠医学专业委员会青年专家、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睡眠医学分委员、《中国医学文摘耳鼻咽喉科学》编委,曾作为浙江省唯一一家医院代表参与全国睡眠多中心课题的研究工作。

 

 2005年开始涉足鼾症,到如今是拥有众多粉丝、成为温州鼾症专科专家,鼾症也从耳鼻喉科一个冷门的小分支到一个亚专科,十几年来,陈伟军见证了鼾症这门学科在温州的发展过程。

碰到第一个鼾症病人:一整晚都坐着睡

    陈伟军的第一个病人是个50多岁的男性病人。

      该病人打鼾很厉害,睡觉不能躺下来,一躺下就开始打鼾,打着打着就呼吸困难,只能一个晚上坐着睡。他到过很多医院咨询了很多医生,最后因为打鼾太严重致使严重缺氧引发心肺功能受损而只能在ICU度过。

       后来无意中有人建议他找陈伟军看看。经过检查,陈伟军发现他的脑部存在着一定程度的缺氧,肝肾等器官都因打鼾缺氧受到了相当程度的损伤。在经过程伟军医师的手术后,陪伴该病人几十年的困扰突然消失了,后来完全恢复了健康,现在该患者总是时不时地过来看看他口中“救命的恩人”——陈伟军。

      从那个时候开始,陈伟军就开始专攻鼾症治疗。那几年,他基本上每个季度都要出去学习,每年外出参加国家级培训班达四五次,经常往北京、上海、广州、武汉等地的知名五官科医院跑,听讲座、看现场、实操手术、有时还要录制现场、回来慢慢观看视频揣摩研究,感觉自己提升很快。他说获益最大的就是跟着国内知名的鼾症专家学习,师承他们精湛的医技和前沿医学理论,如北京协和医院的李五一教授、北京同仁医院的叶京英教授,在这些老师旁边,他碰到了很多手术难度大、风险高的手术,亲眼见证他们是如何巧妙化险为夷、解除病情的。正是通过这样高强度的学习,陈伟军的视野和思路一下子开阔了,对于鼾症的治疗,有了更多融会贯通的理解,面对不同的病情有了更多治疗鼾症的选择方案,开展了更加有的放矢的治疗术式。

精准诊断是他的秘密武器  20分钟就能大致判断 

    在门诊采访中,有个老年病人告诉记者,说陈医生挺神的,让他看一眼,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一开始给人感觉有点夸张,但经过了解,的确感觉到了陈伟军诊判的准确。

 

      在陈伟军看来,很多鼾症并非是由一个部位的阻塞引起的,而是由多部位、多病因引起的,鼻腔、鼻咽部、咽腔、舌体等很多部位都可以阻塞呼吸,那么在平时的问诊中,精准的诊断显得尤为重要。他有自己的一套简单的观察方法,一般在20分钟左右就能大致判断疾病的种类,然后再经过针对性地检查,进行精准定位和诊断。

      陈伟军曾遇到过这样一例病人。该病人在上海一家医院做了鼾症手术后,出现了一种奇特的症状:每次睡着没几分钟就憋醒,导致该病人连续半年睡不好觉,一直处于半醒半梦状态。该病人看了很多医生,就是找不到病因,后来慕名找到陈伟军。陈伟军一看,这不就是鼾症手术引发的一种严重的并发症--“鼻咽黏连”吗,而且这种并发症往往在手术后致使原鼾症加重。陈伟军在北京进修时曾经碰到过这样的病例,于是,他通过电话、微信与北京的老师反复探讨手术要点,为该病人进行了鼻咽部的松紧手术,术后该病人这种奇特的症状也就马上消失了。

看鼾症要具备综合学科知识  外内兼顾 中西结合

 2005年开始着手鼾症的研究和治疗开始,陈伟军也见证了鼾症这门学科在温州的发展过程。当时在耳鼻喉科,鼾症是一个比较冷门的学科,属于咽喉组的一个小分支。陈伟军说他还记得那时一个月才看四五个鼾症病人,而现在一个月要看三四百个鼾症病人。

      现在,鼾症的范围也从单一学科扩大为多学科合作,比如表现为腺样体肥大的小儿科、表现为颌骨畸形的口腔科、表现为失眠和抑郁的神经内科、表现为糖尿病的内分泌、表现为高血压的心内科等。尤其是表现为心脑血管疾病的鼾症,在最近几年更是成为他主攻的一大方向。有一次,有个朋友介绍了一个病人来找他。该病人年仅45岁,却突然发现血压偏高,就算吃降压药也无济于事。后来他仔细追问病史,发现该病人有鼾症的病史,于是问题迎刃而解,经过手术,该病人的血压马上就降到正常水平。

      在门诊中碰到鼾症病人,他都会问一下血压情况,很多病人一开始不理解:我看的是打鼾不是来看高血压的啊。但事实上,在他的门诊中,有六成的鼾症病人在术后血压就明显下降,基本上不用再吃降压药或者降压药明显减量。这样一来,他笑称自己既是外科医生又是内科医生,而且还是“大内科”医生。